鱼汐鱼

刀剑乱舞/阴阳师/全职高手/盗墓笔记等坑
乙腐通吃
脾气不好一点就炸
文笔辣鸡画也辣鸡求多多关照qwq

外面下着大雨,路灯的光被层层树叶遮挡,只能看清对面别墅的轮廓和黯淡的颜色。我看着白日里显得生机盎然的房屋,眼神空洞,眉目低垂,只觉得它们像被遗弃的教堂,或是喧闹过的房间,说不出的落寞。那么些房屋没有人住,一眼过去没有一盏灯还亮着,却处于万家灯火之中。他们寂寞吗?其实不吧,只是没人能听见他们想说的话,想在细枝末节里表达的意思。世上那么多人那么多事,怎么没有容下你的身心的地方?

路明非生日快乐!
作为幼生龙蛋
我只想祝你在往后的日子里
没有一帆风顺
也要在自己选择的路上走得远些,再远些
不用回头
你还有师兄师姐在身后
还有我们
(贺图太渣草稿没擦那种,是昨天晚上熬到一点搞出来的,颜色好难调啊,根本不知道怎么糊光,本来背景是图书馆的,但是透视怎么都不对,总觉得不对味就改成黄色到浅黄的背景了orz)
“少年走在世界的边缘,他从不属于世界,也不属于世界之外。而他在边缘走着,看世界里的人们无知又充实地过着日子,再像他们一样仰慕着他们仰慕的人,喜欢着无意间将他从小世界里带出来的人,好像自己也不孤独了。但是他毕竟不在他们中间,毕竟他谁都不喜欢。可是有一天,一个人闯进世界的边境,他拉住少年的手,告诉他,我可以陪你打爆那个姑娘的婚车车轴,因为新郎不是你;我可以帮你完成任务而你陪着仰慕的她吃饭,因为她曾伴你走过落魄的高中;我可以为你奔向龙王只因为我希望你活下来。所以,路明非,振作起来。”
“于是路明非发现原来有人在乎自己,有人那么用力地想进入他的生活,他原来不是一个人。于是,哪怕他需要为了那个人背对他依恋的世界,被所有人所不相信,他都要找到他。”
“只因为楚子航在乎路明非,关心路明非,甚至爱着路明非。”
(黑色只糊了一大半还留有空白的意思是楚子航是路明非的光,哪怕不能将他全部照亮,也是他的依靠。虽然可能没人看得懂orz)

不能知晓的爱
黑猫警长x白猫班长
不知自己哪里来的勇气!
毁童年啊
ooc
主题是不能言语的爱
双向暗恋
文笔极烂
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
白猫是在成为警员的第一天就喜欢上黑猫警长的。
他自己也觉得奇怪,你说,不就是被他领着去警局吗?怎么就一见钟情了呢?于是他常常看着黑猫警长思索,直到一次黑猫回望了过来,白猫才知道——
还能怎么样?就是因为他太好了呗。
第一天上任的路上,有居民匆匆赶来求助,黑猫警长回头说了句你在这里稍等一下,我去看看就跑了,留白猫一人站在原地。没办法,白猫只能硬着头皮跟上去,但是他跑的没人警长快啊,于是这一点点阴差阳错,让他赶到时正好看见黑猫徒手制服歹徒,而后将被抢物品悉数归还。白猫就这样楞在转角,看黑猫带着一身说不清道不明的气势还有歹徒向他走过来。阳光有些灼眼。白猫想。
然后白猫就无可救药地一见钟情了。

其实黑猫也喜欢白猫。
第一眼看过去只觉得好玩,一个半大小伙子带着灿烂的笑容冲你小跑过来,到跟前了,他站定,大声道:“报告警长,我是新上任的白猫,今天来报道。毕业于……”他带着点笑挥手打断他:“行了,别自报家门了,资料上都有。我今天来带你去警局,顺便跟你讲讲你的工作。”他站得笔直喊:“是!”接着白猫就真的一句话没说,认真听黑猫讲话。
没走几步路,黑猫就被求助了,他赶去制服歹徒,只来得及嘱咐白猫一句。而他刚把手铐铐上,一抬眼就看见那小家伙楞在不远处,他走过去,拍拍他的肩膀,好笑道:“愣着干嘛?走了。”白猫于是跟上,眼里显然带着崇拜。
后来相处一段时间,黑猫也没觉着感情有点变味,直到一次他觉得有人在盯着他,回头一看,白猫直勾勾看着他,不知在发呆还是怎么,虽然被他的回头惊了一下,但是黑猫记得刚撞上的瞬间,白猫的眼神被临近中午的阳光渲染得极尽深情。
完了。黑猫想。他这算是栽了。

白猫一度觉得自己的感情是被唾弃的,他喜欢上了自己的同性上司!这简直就是大逆不道,他感到恐慌,他想,也许离黑猫警长远一点,他就能慢慢忘掉他呢?为此,他有意无意地想避开黑猫,想避开他的关怀和温柔。但是心里的一点庆幸却促使他没有拒绝只一次的和黑猫的搭配任务——他明明有那么多理由,但是这些心思在黑猫的注视下通通化为泡沫。是任务应该没问题吧……就这一次,让我接近他更多一点。白猫走在黑猫身边低着头如此想到。因为这感情是不被允许的,是不为世人所接受的,是没有回应的。即使没有明天也不会倾诉的层层伪装下的独自面对。

黑猫最近开始焦虑,不仅因为他发现自己喜欢白猫,还因为案件的连贯。它们穿成一条线,牵着这些不知局的人向一个既定的结局走去。尤其让他不安的是白猫,他怀揣着一颗热忱的心,面对匪徒并无惧色,他甚至沉稳、冷静过老同事,黑猫能察觉到白猫对他也很有好感,但这是什么样的好感?朋友?上司?还是那种他自己都无法启齿的心思?可是这样的白猫却在避开他,让黑猫半是懊恼半是心惊,就怕白猫看出来了他不可告人的秘密。于是,黑猫借任务去找白猫,他看着白猫抬起头,听他说完话后微微张大了眼睛,眼里闪过不知名的情绪,最后定格在深沉的直视上。黑猫几乎要为这眼神心惊,因为这悲伤简直要将他溺毙。其实他们眼神仅仅交汇三秒,三秒后白猫垂下眼睑,说:“啊……跟警长您出任务啊……行,您把资料放在这吧,我回去看看。”然后没了下文。黑猫警长直觉白猫情绪不佳,像是在做一个重要的决定,这决定隐隐指向他们的结局。但是聪慧如他却不知道该怎么介入话题,怎么介入他的生活,只能沉默一会儿放下资料,转身回去工作。所以,哪怕一次,就让我把你放在我身边吧。黑猫借余光悄悄注意白猫的行动,但他却低着头,没有再抬起头如那次般注视他。

“只要黑猫/白猫在到达任务地点之前能看着我,同我说些什么,我就向他表白心意吧。”
可是他们谁都没有迈出那一步。

后面文笔异常辣鸡,求轻喷

这次行动危险度很高,警/局部署了大量警力到此,就为了抓捕在逃杀人犯罪团伙。他们行踪飘忽不定,这次好不容易定位到他们,警/方决定将调遣大部分警/察前去抓捕,而将少部分实战经验不足的留守据点。黑猫警长临走前嘱咐白猫说:“这次你要小心一些,毕竟……”话没说完,白猫领会了他的意思,笑着说:“是!这次任务允许实弹,我会留心的。”黑猫最后看了一眼他,便去集合了。
只是没想到犯罪团伙只留了一部分人在被探查到的地方,剩余的全部冲进了据点,哪怕白猫事先提醒了留守的人,却仍不敌对方人多势众。最后,白猫被吊在据点最显眼的地方,耳边是罪犯们开怀的笑和剧烈的嗡鸣声,他甚至可以感觉到自己的血在顺着脖颈、鼻子、下巴和额头往下流。不甘心啊……白猫想。他还没有坚持到黑猫回来,还没有对他剖白自己的心,还没有看见他儿孙满堂。可是这样,算不算是为了他们共同的目标死去呢?算的吧……那这样也好……
于是黑猫赶回来时就看见一屋子的倒下的警员,还有被吊在屋子正中央的白猫。他遍体鳞伤,脸上衣服上是还没凝固的血液,平日里一闪一闪像是羽翼样的睫毛都凝在一起,他甚至尸骨未寒。他颤抖着手将白猫身上的绳子解开,小心地抹去他脸上的血,然后盯着他的脸不可置信。后面跟着进屋的警员边是愤怒、悲伤,边是诧异地看着黑猫抱着一具粘着大量鲜血的尸体哭得撕心裂肺,在他的影响下,许多人都抹起了眼泪。只是没有人会知道他为什么哭了,他为了他没有说出口的爱人而哭。
后来,黑猫警长就再没提起过这事,他娶妻生子,破获大大小小近百起案件,晚年后儿孙满堂,也常有老友拜访,他有一个习惯,每年都要去一块墓碑前待上一会儿,没人知道他做了什么,他也绝口不提。他人只当黑猫对朋友情深谊厚,哪里知道这中间曾有过一段不为人知的经历。
黑猫警长在离开人世前几天晚上总是梦见那个下午的事,他梦见白猫逃出来了,但只要他离白猫近一些,他就会变成他看见的样子,叫他心绪不宁。最后一天晚上,还是那个梦,只是白猫没有变化,他安静地看着黑猫走到他面前,伸出手轻轻拂过他眉眼。白猫笑了,黑猫以为他要说我原谅你了,可是他却认真地看着他的眼睛,道:“我其实一直都喜欢你,可惜我没有机会了。知道你如今过得好,有爱你的人,我也就没什么遗憾了。”
第二天,黑猫走了。
他的家人将他的骨灰葬在陵园,正对着白猫的墓碑,他们觉得黑猫能与老友葬在一起,应当是很开心的。
只是不知他到死都没能与白猫在一起。